时间:2019-08-28 14:26  编辑:admin

G7峰会结束后,法国总统马克龙27日在国内发表讲话。他称,“我们正经历西方霸权统治的终结”,而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新兴国家地位正在加强。

综合今日俄罗斯、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消息,马克龙讲话中提到,由于全球地缘政治形势的变化,西方国家的统治时代已经接近尾声。他提到,中国和俄罗斯的崛起正标志着世界舞台的转变,“中国已经进入世界前列,而俄罗斯将在自己的战略计划上取得巨大成就。”

与此同时,他警告西方国家,要反对“疏远俄罗斯”的战略错误。马克龙认为,没有俄罗斯的参与,就不可能在欧洲建立新的安全架构。

法国24电视台称,马克龙没有直截了当地表明,将解除欧盟针对克里米亚问题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不过,他提到,新制裁“并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马克龙为何抛出此番言论?

在今日俄罗斯的一篇报道中,俄罗斯科学院通史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奥西波夫这样认为,法国长期担心中国与俄罗斯会“结盟”。报道提到,最近发生的变化是莫斯科和巴黎之间关系的性质。近几个月,马克龙的言论有所缓和,上周,他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时,誓言要尽最大努力重建俄罗斯与欧盟之间的信任。

奥西波夫指出,马克龙这些举动并不意味着纯粹希望俄罗斯重返“家庭”,更多是出于权力制衡。

此外,文章还称,马克龙可能正在试图巩固自己作为欧洲领导人的地位,自从上任以来,他一直渴望这样。奥西波夫说,马克龙似乎在模仿戴高乐,希望成为“西方和俄罗斯之间的桥梁”。据欧联通讯社报道,七国集团(G7)峰会刚刚结束,法国总统马克龙8月27日表示,由于全球地缘政治形势的变化,西方国家的霸权统治时代已经接近尾声。

法国总统马克龙。

据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对法国驻外使节讲话时指出,我们正在看到西方霸权的终结。国际形势在不断发生变化。一些新兴大国的地位正在世界上得以加强。

马克龙强调,中国正在不断崛起跻身世界强国之列,而俄罗斯将在自己的战略计划上取得巨大成就。除了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外,G7各国领导人都不想要退出伊朗核协议。

马克龙承认需要“深刻反思”与莫斯科关系的重要性,没有俄罗斯的参与,就不可能在欧洲建立新的安全架构。必须与俄罗斯一同考虑太空战略和网络战略。

马克龙表示,我们应该与俄罗斯一起来考虑太空战略。历史上我们已经这样做过,而且在太空问题上,法国国的主要盟友不是美国。

马克龙说,如果说2018年加拿大的G7峰会上,特朗普处于被“群雄是问”,最后一怒之下提前“走人”的境地。那么此次在法国的比亚里茨,特朗普显然已经巩固了群雄之首的地位。

报道称,为了避免七国集团(G7)峰会期间再传出任何负面消息,各国领袖在2019年似乎有意回避与特朗普发生矛盾和冲突。甚至峰会主办国法国决定取消G7峰会在闭幕时发表联合宣言的惯例。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对本国的大使们讲话时称,由于全球地缘政治形势的变化,西方国家的统治时代已经接近尾声。本次活动在爱丽舍宫进行了直播。 

​卫星新闻消息,马克龙指出,"我们正看到西方霸权的终结。形势正在发生变化。" 

据他介绍,"一些新兴大国"的地位正在世界上得以加强。 

马克龙强调,"中国已经进入世界前列,而俄罗斯将在自己的战略计划上取得巨大成就。" 

马克龙指出了"深刻反思"与莫斯科关系的重要性,没有俄罗斯的参与,就不可能在欧洲建立新的安全架构。 

法国总统还表示,必须与俄罗斯一同考虑太空战略和网络战略。 

马克龙对法国驻外大使发表讲话时说: 

"我们应该一起来考虑太空战略。历史上我们已经这样做过,而且在太空问题上,据我所知,我国的主要盟友不是美国。需要一起来考虑网络战略。" 

之前,马克龙在爱丽舍宫接见商界人士时表示,必须考虑国际关系体系的改革。

马克龙解释说,当前的国际关系模式已经"生锈",因为民主制度本身退化了。 "还因为资本主义本身退化和疯狂,因为我们自己制造了不平等现象,而我们又没有能力解决。"

马克龙不是第一次批评资本主义。6月份在日内瓦国际劳工组织上讲话时马克龙说:"那些带来少许好处的东西在资本主义中不再运作。我们正在经历的危机可能会导致战争并破坏民主。"

登临贝纳角悬崖,置身要塞古堡,俯瞰蔚蓝的地中海,8月19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将专程在风景宜人的“夏宫”布雷冈松堡款待来访的俄罗斯总统普京。

法国《世界报》称,这是马克龙2017年上台后第三次邀请普京访法。2017年和2018年,他均在凡尔赛宫接待普京。这次却是首次向普京开放法国总统的度假胜地。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评论,俄罗斯自被取消参加八国集团(G8)峰会资格以来,马克龙特邀普京前往“夏宫”布雷冈松堡会面意味深长。5天后,G7峰会也将在法国比亚里茨召开。

G7东道主带头亲近

上月27日,马克龙宣布,将于8月19日在布雷冈松堡接待普京。马克龙表示,法国作为G7轮值主席国,带头与俄罗斯接触十分关键,目的是探索在关于地区稳定及冲突的关键议题上的一切可能合作。

据悉,布雷冈松堡是一座中世纪城堡,位于法国南部瓦尔省地中海沿岸的贝纳角悬崖上。数百年来一直作为军事堡垒,自从法国第二任总统蓬皮杜1969年入主爱丽舍宫开始,这里就成为法国总统的“避暑山庄”。

外界认为,相比之前在凡尔赛宫招待普京,马克龙这次选择布雷冈松堡,试图为两人的对话营造一种亲切温馨的氛围,以便双方更能敞开心扉,坦诚交流。“马克龙急于向莫斯科表明,尽管俄罗斯被G7除名,但俄罗斯并未受到排斥。”路透社如此评论。

只是,在整个西方都在孤立俄罗斯的背景下,马克龙何以对普京温情脉脉?而且还急切地抢在G7峰会前先与普京“开小会”?

任职两年多来,在西方国家领导人中,马克龙与普京的交往称得上密切。迄今,不仅普京已两次访法,去年,马克龙也造访了俄罗斯。两人在G20汉堡峰会、大阪峰会等国际多边场合也多有接触。

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冯仲平看来,这一切发生在法国和马克龙身上很正常。随着美欧跨大西洋关系日益紧张,越来越多的欧洲人开始主张战略自主,并重新思考与俄罗斯的关系。

在欧盟国家中,法国尤其强调欧洲要战略自主、主权自主。“战略自主”现在在法国是个流行词,战略自主的第一步就是搞独立防务,同时与俄罗斯处理好关系。欧洲自主意识的觉醒和加强,与欧洲内部对跨大西洋关系的认识出现变化有关。“曾经一些人认为,欧美关系变差都是美国总统特朗普造成的,但如今更多的人认为这是结构性变化,而结构性变化会产生长远影响。马克龙就是观念转变的典型代表,他一开始也以为只要与特朗普搞好关系,就能缓解欧美的紧张关系,但发现没那么简单。在这种情况下,与俄罗斯缓和关系成为一种可能的选择。”冯仲平说。

而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由法国出面打通欧俄关系,或许更适合。冯仲平解读道,法国在西方世界中一直比较高调且有大国情怀。按照以前戴高乐总统的理念,法国虽然身在西方世界,但是要有独立性,不必紧跟美国脚步。相比法国,德国与俄罗斯关系其实更好,但是由于二战的历史原因,德国不方便冲在前面。

再从个人现状而言,马克龙也更适合扮演欧洲带头人的角色。法德两国本来就是欧洲的“双引擎”,眼下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任期进入倒计时,欧洲现在的头面人物就剩马克龙。

值得一提的是,马克龙本人也有雄心抱负。美国“政客”新闻网称,马克龙把自己定位成欧洲领袖,希望在一些地区、国际事务上能有所作为,代表欧洲发挥影响力,而俄罗斯总统是不得不打交道的对象。但是“政客”指出,马克龙能否保住欧洲领袖这个“人设”,他与强人普京在度假胜地的会面结果将是一次验证。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冯玉军认为,法国是今年G7峰会的东道主,肯定希望在一系列重要议题上有所建树。比如乌克兰、叙利亚、伊朗问题,这些问题如果没有俄罗斯的参与是不可能解决的。如果在一些问题上能够与普京达成某种谅解,然后带到G7峰会,可以成为法国对G7峰会作出的重要贡献。另一方面,随着俄美退出《中导条约》,双方将在军事和战略上走向竞争,这也成为欧洲安全面临的迫切问题。马克龙想借邀请普京来访,进一步摸清俄罗斯未来政策调整的方向,并尝试推动俄罗斯在外交和安全政策上作出调整,从而缓和欧洲乃至整个西方与俄罗斯的关系。
涵梦网

标签: 西方            克龙   统治   峰会   结束   马克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