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9-08-28 09:21  编辑:admin

法律专家指出,近期违法者众多,检控工作面临繁重压力。在这种情况下,香港可参照其他地方设立“特别法庭”的做法,由熟悉此类案件的法官专职处理,加快检控进程。

新华社香港8月27日电 针对香港持续多日的暴力和混乱局面,多名法律专家表示,香港现有法律赋予特区政府诸多可有效止暴制乱的法律手段,希望相关机构严格依法行使职权并加快对涉事者的检控,真正彰显法治。

香港城市大学法律系副教授、特区立法会议员梁美芬介绍,香港特区的《公安条例》《警队条例》等法律,实际上都赋予特区政府有效制止乱局的法律手段。

《公安条例》在对集会、游行及聚集的管制,非法集结、暴动及相类罪行,虚假消息及炸弹吓诈行为,对场所、船只、攻击性武器等的管制等方面均有详细规定。

梁美芬说,参照《公安条例》的规定,部分示威者的暴力和破坏行为已牵涉非法集结、暴动及相关罪行,如拆卸或破坏建筑物、阻止铁路列车开行、强行进入、强占处所、在公众地方打斗、在公众聚集中倡议使用暴力等。

她强调,香港是个法治社会,香港的法律对哪些行为属于违法行为,有明确细致的规定。“实际上,根据香港的法律,任何人未经批准在行车马路上行走就已经犯法。”她说,在最近一些未经批准的游行示威中,有人霸占马路、阻塞隧道,甚至破坏公共设施、威胁他人安全,均已触犯相关罪刑。

就执法而言,《警队条例》对警务人员在执法过程中的权力有明确规定。梁美芬说,参照这些规定可见,私人屋邨、地铁站、商场等场所拒绝警方进入、阻碍警方抓捕暴力破坏者的做法,并不合理合法。

梁美芬强调,香港有足够的法律,应该严格执行这些法律,不能纵容违法者。

她说,警务人员在近期持续的乱局中承受巨大体力和精神压力。必要时可以根据《警队条例》相关规定雇用临时警务人员,增加执法人手。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中小型律师行协会创会会长陈曼琪表示,要阻止公众集会和游行期间的暴力行为,警方可根据《公安条例》第17条对集会和游行等活动加强规管。

她说:“警方如果认为一些示威集会会危害公共安全和社会安宁,可以立即停止这些示威集会。这是警方的权力,合适的情况下就要无畏无惧地使用。”

多名法律专家建议,过去一段时间机场、地铁、过海隧道等地都有违法暴力行为发生,危害公共交通。类似情况下,政府可以考虑需要时主动采取措施,申请临时禁制令。

香港的法律也赋予特区行政长官有效处理紧急情况的权力。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有权根据《公安条例》第17E条禁止在某些地方公众聚集。行政长官还可根据《公安条例》第31条发出宵禁令,或根据第36条宣布某些地区或地方为禁区。

此外,《紧急情况规例条例》授予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在紧急或危害公安的情况时订立规例的权力。

多名法律专家指出,面对眼下乱局,特区政府应该有全盘计划,把所有可行的法律手段都放在考虑范围之内,当然考虑到宵禁令、设立禁区等措施均属比较强烈的措施,应谨慎使用。

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前副院长顾敏康表示,实施宵禁、戒严等措施在香港有法律依据,也并非没有先例,但这些措施对香港的营商环境和国际形象有很大影响。现阶段而言,止暴制乱关键在于严格执行现有法律,尽快拘捕违法者,并及时起诉。

陈曼琪表示,要尽快制止暴力破坏行径,首先要加快拘捕及起诉涉事者,“如果只抓不起诉的话,别有用心的人会继续煽动别人违法”。此外,不能只抓捕被煽动的年轻人,更要惩处背后的头目。“如果只是抓‘小鱼’,不抓头目,这些有计划的暴力行径也不会停止。”

梁美芬指出,近期违法者众多,检控工作面临繁重压力。在这种情况下,香港可参照其他地方设立“特别法庭”的做法,由熟悉此类案件的法官专职处理,加快检控进程。

她表示,面对暴力乱局,特区政府有多项法律手段可用。而除了使用法律手段外,还需要做大量沟通工作,在不同背景和立场的人士之间寻求共识,共同恢复社会秩序。

零售业受创产生的连锁反应还导致香港失业率自2017年5月至7月以來首次回升,同期失业人数超10万人,有零售企业的员工表示“很彷徨”。而依赖于访港旅客的国际知名奢侈品牌生意亦受到不良影响,有奢侈品企业将撤出香港。

近两个月来,香港激进示威者不断升级的暴力行为,给香港的经济蒙上一层阴影。处于示威风波中的香港零售业,正面临近3年最惨零售业绩的创伤。

受示威暴力活动影响,不少沿街的商铺大白天也被迫关门,生意惨淡,而上市零售企业同样面临股价下跌、营业利润减少的局面,并波及地产收租企业。

零售业受创产生的连锁反应还导致香港失业率自2017年5月至7月以來首次回升,同期失业人数超10万人,有零售企业的员工表示“很彷徨”。而依赖于访港旅客的国际知名奢侈品牌生意亦受到不良影响,有奢侈品企业将撤出香港。

中小商铺早早关门 生意惨淡

据香港工业总会统计,香港共有超过63000家零售企业,其中大多数为中小企业。近期,非法示威者的游行队伍屡屡经过尖沙咀、铜锣湾、旺角等中小商铺密集的购物胜地,沿街不少商铺大白天也只能无奈地早早关门,令店主苦不堪言。

位于九龙半岛的弥敦道,从北到南,连接太子、旺角、油麻地、佐敦、尖沙咀,长达3.6公里,向来是中外旅客游人的购物胜地。在这里,差不多每隔3间铺就有一家药房,每隔5间店就能看到大型的金饰和钟表商铺。

8月中旬,南都记者行走在弥敦道上,发现不少金饰店铺有店员站在门口主动邀客,却没有一位消费者进入,偶有店铺迎来客人,店中多名职员争相上前热情接待。有钟表店甚至贴出大幅降价优惠的广告,但仍然无人问津。一名金店经理告诉南都记者,这样的场景已经持续一段时间。

对于不少以购物为目的访港的游客来说,到港后必“扫货”的是性价比较高的药品。位于油麻地的龙城中西药房经理告诉南都记者,今年这两个月营业额直线下降,不到原来的一半。“之前多个晚上弥敦道上都封路游行,我们担心暴力事件,只能早早结束营业,整条街不到8点多就关门了”。

香港零售管理协会主席谢邱安仪此前也表示,有零售商位于示威地区的店铺,7月份生意录得高双位数跌幅,甚至有商户销售额急跌七成到八成,旅游区店铺客流亦大减三至五成。

香港零售管理协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份香港零售销货总值按年下跌6.7%,已经连跌第五个月,同比下跌6.7%。期内零售业总销货值352亿元,期内销货量更急滑7.6%,不仅远低于市场预期跌1.9%,更是撇除1到2月份农历新年因素后,自2016年8月以来的单月最大跌幅,创近3年最惨零售业绩。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8月21日表示,近期社会事件令访港旅客及市民消费意欲均减弱,估计香港第三季经济表现会更差。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今年上半年中国内地消费品零售额增速为8.2%。

对此,香港零售商管理协会曾发表声明呼吁全港商铺业主,向租户减租50%,为期六个月,共渡时艰。香港零售商管理协会表示,零售商在营运成本高昂及收入锐减的情况下,承受庞大现金流压力。若情况持续恶化,预料不少零售商或会裁员甚至结业。

事实上,已经有不少零售商顶不住压力而关门。旺角金优坊药房的老板直言目前生意是“苦不堪言”。他告诉南都记者,自己原来经营着两家药店,之前因租金过高关闭了其中一间,目前仍在运营的药房也已经3个月交不起租金。

上市零售企业业绩集体下滑 波及地产收租企业

除了中小商铺,香港本土上市零售公司的日子也不好过。

香港珠宝零售商周大福(01929.HK)的港澳业务已经受到相关事件的影响。在2018年第二季度中,周大福在香港和澳门的表现增长还十分强劲。彼时,周大福将主要原因归结为消费升级和内地游客复苏带来的好处。

2019年第一季度,周大福在港澳市场零售值却同比下跌6%。据披露,周大福在当季净开设115个零售点,其中在香港、澳门及其他市场,新开设的周大福零售店仅为3个(均位于港澳以外的其他市场)。

化妆品零售龙头莎莎国际(00178.HK)也难逃此劫。对于访港游客,莎莎国际可谓是购物必经之地。2019财年年报(截至3月31日)的数据显示,莎莎国际的销售额中有84.67%来自香港,因此莎莎国际的业绩受到香港市场的影响无疑更严重。

莎莎国际2020财年一季度(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三个月)的数据显示,营业额为18.86亿元,同比下滑10.8%。其中,香港及澳门市场的营业额为15.83亿元,同比下滑12%。从交易宗数来看,本地客户及内地客户的交易宗数分别下跌1.6%及12.9%。而每宗交易平均金额为341港元,同比下滑5.2%,其中本地客户及内地客户分别下跌1.2%及3.8%。

由上述数据可见,内地游客的减少对莎莎国际的影响可谓不少。

对此,不少评级机构纷纷下调香港零售股的盈利预测及目标价。高盛指香港近期示威活动持续,市场气氛转弱,决定下调周大福、六福集团(00590.HK)及莎莎国际的盈利预测及目标价。花旗亦将香港零售股盈利预测下调6%至27%区间,以反映同店销售展望转弱,并认为7月份市场环境继续恶化,销售下跌幅度最多会超过两成。

受到零售企业业绩集体下滑的影响,地产收租企业的营业利润也有所下跌。

位于尖沙咀的海港城和位于铜锣湾的时代广场,是香港购物区的黄金地段,也是地产收租企业九龙仓置业投资地产有限公司(01997.HK)旗下的物业。

在2019年度上半年财报中,九龙仓置业表示,旗舰物业时代广场商场强烈受到零售市场竞争激烈及消费意欲疲弱的影响,导致该物业整体收入维持14.31亿港元,营业利润则下跌至12.71亿港元。旗下另一商场物业荷里活广场的中期收入则下滑2%至2.84亿港元,营业利润同样录得2%的跌幅至2.22亿港元。而收入跟营业盈利双增的海港城,零售总销售额也出现1%的跌幅,为184.97亿港元,去年同期是双位数增长。

九龙仓置业主席兼常务董事吴天海在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表示,“接下来的几个月,香港的整体零售情况不会太乐观,我们也会受到影响。”

失业率回升5到7月超10万人失业

零售业作为香港重要经济支柱之一,占香港GDP的4%左右,直接就业人数超过27万名,与其他相关行业如住宿、膳食服务等共计创造超过100万个就业机会。加之零售业是劳动密集型行业,零售业惨淡的生意导致香港失业率开设回升。

特区政府统计处8月19日公布,经季节性调整的失业率由2019年4月至6月的2.8%,上升至2019年5月至7月的2.9%,失业人数同期亦增加4000多人,达到118000人。

最新失业率升至2.9%,是自2017年5至7月以來,失业率再次回升,其中又以餐饮零售相关行业的失业率增幅较为明显。数据显示,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务失业率由3.9%增0.4个百分点至4.3%,在各行业中增幅较大,其他行业的升跌幅在0.1个百分点之间。

“有一些内地客人通过微信跟我们说,看到香港的暴力事件不敢来了。生意不好老板只有裁员,现在大家都很彷徨,不知道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 油麻地一间中西药房的经理告诉南都记者,药房最繁忙的时候曾有5名员工,正常情况下也有4名,但过去一个月,老板已经让其中两名员工“无薪放假”。

失业率的回升也导致了香港消费动力的疲软。第二季度数据显示,香港政府消费开支同比实质上升4.2%,低于一季度4.5%的水平;私人消费仅略微同比实质上升1.1%。

对此,香港政府日前公布了总额191亿元的“撑企业、保就业、纾民困”措施,包括豁免27类政府收费,为期12个月、为相关中小企业提供50%的租金减免,为期6个月等等。

8月25日,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题为《以协商代替冲突 为香港谋出路》的网志中表示,“至于其他出现不景气行业,我们已请雇员再培训局筹划一些特别培训计划,供失业或需要放无薪假的人士报读,并提供特别津贴,鼓励他们提升技能。”

奢侈品牌对香港信心下降 有企业将撤出香港

投行Sanford C. Bernstein的研究曾表明,香港占全球奢侈品销售额的5%至10%。作为奢侈品牌重要的消费市场,香港近期使不少国际奢侈品牌对其信心下降,有奢侈品企业将撤出香港。

据彭博社报道,奢侈品制造商Richemont集团和Swatch集团在7月18日称,香港的示威活动造成集团在当地商店歇业、游客减少,导致销售额下降。瑞银的数据显示,Richemont集团估计有11% 的销售额来自香港市场,而Swatch集团约10% 的收入来自香港。

此外,位于铜锣湾购物区Gucci门店的一位销售代表告诉媒体,在6月份之前,他所工作的门店每分钟有1位客户,但现在每小时3到4个,每日销售额从10万港元降至2万港元。他担心低迷持续到十月,绩效工资堪忧。

投资银行Cowen分析师Oliver Chen在最新一份报告中预测,包括LVMH和Capri在内的奢侈时尚集团在本财年或将在香港面临10%至60%的销售损失。美国珠宝品牌Tiffany也面临财报压力。Cowen预计Tiffany在2019财年的每股盈利将录得1%至2%的下跌,据悉Tiffany有20%的销售额来自香港市场。

近日,由于客流量减少,意大利奢侈品牌Prada宣称将关闭其在香港罗素街2000号广场的旗舰店。据悉,Prada 在该商铺的租约将于2020年6月到期,届时品牌将撤离不再续租。今年8月初,Prada公布的2019上半财年财务数据显示,大中华地区上半年净销售额同比下降2.3%。

另有消息人士透露,法国奢侈品牌Chanel原定于11月6日在香港启德邮轮码头举办的2019/2020早春度假系列时装秀或被取消,品牌至今仍未在国内社交媒体官方账号发布任何相关消息,一场时装秀至少需要提前三个月进行准备,若品牌仍然保持谨慎观望,或致办秀计划最终流产。

在现时香港持续不安定的社会环境下,访港游客数量减少,一向依赖游客消费的香港奢侈品零售业仍将面临压力。
涵梦网

标签: 多项      制乱   区政府   止暴   手段      法律   暴力